现代服务业的美好时代
言酷 2019-12-03 10:23

  1.2三产贡献过半,稳定就业主力

  传统金融受限,金融创新兴起。展望未来,在利率市场化和金融稳杠杆的背景下,传统金融势必受到挑战。但第三方支付、互联网金融等金融创新已然蓬勃兴起。第三方支付中,互联网支付规模从095000亿元跳升至18年的29万亿元;而同期移动支付规模更是从不足400亿元飙升至190万亿元。互联网金融中,余额宝规模从142.2万亿元大幅上升至17年的5.6万亿元;而12年互联网保险收入仅略高于100亿元,但得益于13-15年间的持续翻番,16年其规模已超过3700亿元。得益于金融创新的不断涌现,金融业在服务业中的占比料将保持稳定。

  而随着工业化步入尾声,这些行业也有望迎来爆发期。从日本经验看,日本经济在步入后工业化阶段后,以政府供给为主的社区与社会服务、面向企业的商务活动服务均快速发展,占服务业的比重也都大幅上升,而面对家庭的个人服务占比则是高位盘整、相对稳定。三项合计占比从70年的22.3%持续上升至85年的29.1%

  

现代服务业的美好时代

  

现代服务业的美好时代

  房屋租赁市场崛起,地产占比有望趋稳。另一方面,房屋租赁市场正在崛起,也将为房地产业注入新的动力。在这方面,德国和新加坡的成功经验值得我们借鉴。以新加坡为例,16年其房地产供给中,组屋占比高达75%,保证了居者有其屋并且房价合理。

  移动网络普及,基础设施完善。首先,信息服务行业的快速发展离不开基础设施的完善,特别是移动互联网的普及。13年移动互联网的接入流量只有13亿GB,而19年前10月就已接近1000亿GB。目前国家统计局已经把信息服务行业投资纳入到基础设施投资之中,而4G的推广就是我们在信息业基础设施建设上值得称道的成就,截止1910月,4G移动电话用户数超过12亿户,早已代替3G成为移动手机用户的主流。

  ——服务业系列之一

  后工业化时代,新兴服务业崛起的动力是什么?我们认为主要来自以下三个方面。

  就业占比持续提升,稳定就业中流砥柱。伴随着服务业对经济贡献的加大,其在就业人员中的占比也在持续提升,为就业的稳定同样做出了很大的贡献。18年服务业就业人员占比46%,接近全国就业人员的一半,较17年提升了约1.4个百分点,而第一产业和第二产业就业人员占比则分别下滑0.90.5个百分点。

  

现代服务业的美好时代

  

现代服务业的美好时代

  3.3新型城镇化助推现代服务业

  2.服务业大分化,新兴服务崛起

  日本中速增长期经验:金融见顶企稳,地产窄幅震荡。再来看日本75-85年的经验,这一时期日本经济增速换档,对我们而言,有较强的借鉴意义。日本金融业占服务业的比重在经历了高速增长期的持续上升后,在中速增长期见顶回落,中枢稳定在10.5%左右。而同期日本房地产业占比同样经历了中枢下行,并呈现出窄幅震荡的特征,中枢则稳定在18%左右。

  1.后工业化时代,服务业稳就业

  一方面,新型城镇化将改变以往依靠投资拉动经济的传统模式,意味着与高速增长相关的铁路公路等传统交通基础设施的发展高峰期已经过去,与高质量发展相关的环保、信息服务等生产性服务业将面临更多的需求。另一方面,新型城镇化并非是土地的城镇化,而是人口的城镇化,这意味着与居民衣食住行、科教文卫相关的生活性服务业也将面临广阔的增长空间。

  2.3新兴服务业:迅速崛起,规模激增

  

  (海通宏观于博、陈兴)

  

现代服务业的美好时代

  以金融业为例,产业结构的升级将驱动融资结构的转变。后工业化时代,制造业由“重厚长大”转向“轻薄短小”的产业升级过程中,企业的核心资产从原材料、设备、厂房等“重资产”转向人力资本、知识产权等“轻资产”,融资来源将从银行信贷转向资本市场。

  美国长期经验:金融见顶企稳,地产下行企稳。首先来看美国的经验,在整个20世纪后半叶,美国金融业占服务业的比重都整体保持上升态势,从50年的6.0%一路攀升至0111.3%的顶峰,08年金融危机后,金融业占比探底回升,过去5年稳定在10.6%左右。得益于美国高购房需求人口(25-45岁)增速在60-80年代持续上行,同期美国房地产业占比整体保持高位。此后随着高购房需求人口增长放缓,房地产业占比也随之回落,目前企稳在18.5%左右。

  传统服务业高峰不再。根据发达国家发展经验来看,随着经济水平的提高,传统服务业将逐渐度过增长高峰,风光不再。如美国在1950年批零业、交运仓储和住宿餐饮业增加值占服务业比重分别为33%12%5%,而2018年分别只有17%5%4.5%。中国服务业的发展情况也与此类似,在改革开放初期的1978年,批零业、交运仓储和住宿餐饮业增加值占服务业比重分别达到27%20%5%,而2018年分别只有17%8%3%

  日本经验非常值得借鉴。1973年及之前的高速增长期,食品、服装占家庭消费比重逐步下降,而居住和交通通信占比上升。医疗、教育等服务消费盘整为主。但到了74-85年的中速增长期,食品服装占比继续下行,家具家电和家用器具略有下滑,交通通信整体持平,居住有所上升,上升幅度最大的是医疗保健,教育文化娱乐则在82年以后才迎来加速发展。

  3.2消费升级拉动生活性服务业

  《方案》出台有着怎样的经济背景?在我们看来主要有两个方面:短期背景在于,地方财政收支矛盾凸显,地方财政急需输血;而长期背景在于,94年分税制改革以来,中央与地方的财权与事权不匹配,失衡问题由来已久亟待改革。

  90年代以来,金融、地产占比先抑后扬。90年代以来,作为现代服务业的金融业和房地产业,经历了不同的发展路径,但其占比都是先降后升。98-05年的金融机构市场化改革期间,行业去杠杆使得金融业占比迅速下滑,直至06年才见底回升。而在98年住房体制改革出台之后,受商品房兴起带动,房地产业占比也是由降转升。

  

现代服务业的美好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