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GDP“失速”刷屏 更令人担忧的是…
言酷 2019-11-07 00:50

  企业搬迁潮使产业结构“失调”

  制造业一退再退 引发“空心化”隐忧

  潘小龙告诉记者,厂房搬迁的结果是,本地外来人口数量大幅减少,“网传沙井人口流失40万有点夸张,但一二十万还是有的,我们的出租屋现在都不好租了。”

  “以我们的利润,在西乡根本找不到合适的厂房,而16元/平方米的心理预期价格,居然连福永、沙井等当时看来位置偏远的地方都找不到一处容身之所。”徐成说。无奈之下,他把厂搬到靠近深圳的东莞大岭山镇。但家住宝安西乡的徐成,因此增加了上班的通勤时间、减少了陪伴妻儿的时间。

  事实上,在保障工业用地上,深圳的确做了不少努力。2018年8月,深圳市政府正式印发《深圳市工业区块线管理办法》,办法规定,各区区块线内的工业用地面积不得低于辖区区块线总用地面积的60%;单个区块线内的工业用地面积,原则上不低于该区块总用地面积的60%。全市区块线总规模原则上不少于270平方公里。办法特别提出,深汕特别合作区依照本办法划定区块线进行严格管理,确保工业用地规模占城市建设用地比重不低于35%。

  此外,深圳2019年1-7月固定资产投资中,第二产业投资额今年以来逐月下探,在第二产业投资额月度累计同比增长也逐月下降,甚至从4月份开始出现了负增长。深圳最新公布的经济数据还显示,深圳前三季度的三大产业结构由上年同期的0.1:40.2:59.7调整为今年前三季度的0.1:39.3:60.6。深圳市地方金融管理局最新公布的金融数据显示,2018年全年,深圳金融业的税收占比超过制造业,占比22.37%,制造业才20.30%。

  第一波出现在外商投资税收优惠专享政策结束之后的1996年。很长时间内,人们认为深圳的发展靠的是“吃小灶”的政策倾斜,优惠政策取消叠加中央政府更重视上海,深圳何去何从引发纷纷议论,这一情绪的顶峰是2002年《深圳,你被谁抛弃?》一文的流传。

  对于深圳企业近年的迁出潮,深圳市政协曾在2017年开展了为期四个月重点调研,调研发现一个新的现象:前几年由于深圳市政府主导开展的转移淘汰低端落后产能,外迁的企业大多是低端落后的制造型企业;而如今深圳外迁的制造业大多数是先进制造业,尤其是一些大中型企业。

  “近两年周边的确很多大大小小的工厂搬走,很多都是电子类的,大的厂搬走了,小厂也会跟着搬走。”沙井本地居民潘小龙对记者表示,一方面是因为旧改圈地,另一方面也是租金上涨不少。

  但金心异认为,虽然企业迁到周边城市不至于让产业链中断,但企业的这种选择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对深圳来说更是一个次优的选择,“只要不在深圳都会增加企业的成本,深圳也还没到不得不舍弃这些生产线的时候。”

  11月4日,深圳市统计局公布了深圳前三季度经济运行数据,前三季度全市地区生产总值18689.13亿元,按可比价计算,比上年同期增长6.6%,与深圳上半年GDP增长7.4%相比下降了0.8个百分点。

  记者在深圳市政府在线官网上查看数据发现,2019年1-7月,深圳固定资产投资中,第二产业投资增速放缓,甚至继2016年下半年之后再次出现负增长,而作为第二产业最主要的构成,深圳的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的增速也在今年出现放缓。

  这些唱衰最终没有阻碍深圳的崛起和进位,我们不难从中得出几点结论:第一,深圳的壮大并非靠中央倾斜政策,尽管优惠政策在发展早期起到了关键作用。第二,境内外的各种经济波动和产业变迁,会经常性地冲击深圳,影响其相对地位,令其紧张,这种危机感是宝贵的,但当政府想以产业政策去应对的时候,反而很难成功。第三,深圳发展最宝贵的因素是公平市场环境以及在此基础上的创业、创新精神,是政府对市场边界的相对尊重。由此,我们不难得出结论,面对当前的经济下滑既不能靠中央政策,也不能靠政府太有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