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宏观2019百图报:财政发力稳增长 改革提速强,hp铂金情
言酷 2018-12-10 17:12

  即将过去的2018年是颇为不平静的一年。国外环境局势错综复杂:美联储加息、新兴市场局部危机、美股剧烈动荡、欧元区内部分化与债务压力、原油价格的大幅波动;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增大,防风险工作坚决推进对实体经济的负面影响也在逐渐显现,而中美贸易争端波谲云诡的局势和动荡未定的前景,无疑也成为了2018年影响国内资本市场走势的最大不确定因素。2019年,中国经济仍然需要应对来自多方面的压力。一是外部环境仍然错综复杂,二是国内经济增速持续回落,三是中国高杠杆现状所可能引发的潜在风险。这在短期需要宏观调控政策进行调整对冲,尤其是中央财政的积极发力;而在中长期,面对仍然低迷的资本市场,要彻底扭转中国经济的趋势性下行,完成经济结构转型调整的历史使命,带领中国人民跨越中等收入陷阱,中国政府迫切需要进一步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以提振市场情绪,增强投资者对中国经济的信心。

  ■杠杆风险:中国高杠杆率的全面透视与应对

  2019年中国经济还面临着高杠杆的潜在风险。中国宏观杠杆率当前已经处于较高位置,尤其私人非金融部门杠杆率高企背后所反映的潜在系统性风险不容小觑。过去几年,企业部门为了扩大再生产、政府部门为了支撑基建增长、居民部门为了买房,都不同程度地大幅加杠杆。当前,从部门间杠杆来看,企业部门杠杆率绝对值较高,政府部门纳入隐形债务后杠杆率接近100%,居民部门杠杆率近年来上升过快;从部门内杠杆来看,企业部门杠杆集中在效率较低的国企,政府部门杠杆集中在偿债能力较差的地方政府;居民部门杠杆集中在一二线等房价高企的城市。中国的宏观杠杆率存在总体水平偏高、增速较快、结构不平衡等问题。这导致几个方面的风险:从资产负债表视角,利率上升可能加大负债压力,资产价格波动可能削弱偿债能力;从杠杆转移视角,过去十余年的资产价格上涨将企业和地方政府部门的杠杆向居民转移,造成居民部门杠杆过快上涨,而目前只有中央政府具备加杠杆的空间;从跨境资本流动视角,经常账户出现逆差背后所反映的,也是杠杆率的上升与储蓄率的下降。

  国内经济:名义经济增速下行,供需两端均存压力

  2019年中国宏观经济仍将面临下行压力,预计GDP增速将降至6.3%左右。外贸、投资、消费层面整体均将呈现不同程度的走弱:中美互加关税对贸易顺差的负面影响将逐渐显现;制造业投资借力环保设备更新的上行动力难以维持,房地产开发投资在失去土地购置费用支撑之后逐渐呈现低迷态势,基建投资依托财政发力的改善可能独木难支;消费增速将受到石油制品消费的拖累,房地产与汽车消费增速或已见底,但难以扭转消费的整体颓势。与此同时,物价指标搭配也体现出经济短期衰退的特征:CPI中枢将由于翘尾因素的抬升与食品价格的推动而回升至2.2%左右,但整体走势仍属温和;PPI则将受到大宗商品价格弱势的拖累而延续回落趋势,全年将回落至-1.0%左右,下半年将大概率出现工业品价格的通缩,PPI-CPI裂口将在2019年重新由正转负。总体上,2019年名义经济增速将由2018年的9.5%左右降至8.2%左右,经济下行压力将进一步增大。

  宏观政策:货币趋松财政发力,改革提速区域协调

  从应对经济下行压力和化解高杠杆风险这两个角度,可以同时推导出2019年宏观调控政策的几个方向:第一,货币政策将会中性偏宽松,以对冲经济下行压力;并通过将市场利率维持在低位,来缓释各实体部门的债务压力。第二,财政政策会更加积极,通过减税激发企业活力,通过增支改善基建投资增速,以维稳经济增长;并通过中央政府加杠杆来稳定居民、企业和地方政府部门的杠杆。第三,产业政策将维稳传统行业,以避免经济在结构转型中过快失速;尤其是房地产行业既要防大起又要防大落,既要避免债务的继续上升,又要防止资产价格持续下跌。第四,从中长期看,中国必须加快深化推进改革开放,以提升中国经济的潜在增速;并通过扩大开放来提升海外投资回报率,化解高杠杆导致的跨境资本持续外流风险。此外,基于我们此前对粤港澳大湾区、长三角、京津冀、中部六省和西三角地区的深入研究,这五大重点区域在传统和新兴产业及房地产投资方面均有较好的投资机遇;在区域协调政策推动下,新一轮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将成为新时代中国经济增长的主引擎。

  海外经济:2019年全球经济将于分化中回落